您现在的位置:永安一中>走进一中>校庆专栏 > 正文内容

永安一中校友风采3——郑有炓:永安一中是我攀登科学高峰的起点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 点击数: 字体:

【校友简介】郑有炓,永安一中1953届校友。

1957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现任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历任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信息领域专家咨询组副组长、国家863计划光电子主题专家组专家、国家基础研究攀登计划专家组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信息科学部首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先后还兼任中电南京电子器件研究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等10多个国家或省部级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或委员、中国电子学报等10多个学术期刊编委以及ISMM ICSICT ISTDM IWTT APWS ISSLED ISPSA ICSPD等多个国际学术会议顾问委员会或程序委员会委员。现兼任中国有色金属学会宽禁带半导体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电子学会半导体集成技术专业委员会委员、科技部“第三代半导体材料”顾问专家组组长、国家半导体照明研发及产业联盟指导委员会委员、国家第三代半导体产业技术产业创新战略联盟名誉理事长及技术委员会主任。

郑有炓长期致力于半导体材料及器件物理研究,近20多年来带领研究团队承担国家任务,开展宽禁带半导体和锗硅等新型半导体异质结构材料与器件研究,取得系列创新成果,跻身国际前列。首次观测到AIGaN/GaNN异质结构二维电子气舒勃尼科夫-德哈斯效应(SdH)双周期振荡,揭示量子阱双子带占据和子能带间电子散及高温下高阶子带电子输运散射机制;揭示压电极化和掺杂对AlGaN/GaN异质结二维电子气浓度和空间分布的影响规律;创新发展了基于极化诱导的AIGaN/GaN增强型MIS场效应器件、硅基AIGaN/GaN/AIGaN MSM紫外探测器和蓝宝石激光导型紫外探测器;提出压电调控的金属/铁电体/氮化物半导体的新型复合异质结构,开辟了发展GaN-MFS器件新途径;创新发展了锗硅量子阱超晶格异质结构外延和高选择性GeSi/Si化学腐蚀技术;发现应变锗硅合金有序化新结构,提出有序结构新模型;创新发展了具有极高光电响应度的能隙阶梯缓变结构规定硅红外探测器;提出基于锗硅技术设备SiO/Si量子限量的硅量子线及自限制氧化制备超精细硅量子线新方法;首次观测到Ⅱ-VI/III-V族化合物半导体异质体系CdTe/lnSb异质结构界面存在高迁移率二维电子气及二维电子气占据子带规律。他和研究团队发表了数百篇SCI论文,上百项发明专利,主编、合编科学编著5本。研究成果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项、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和三等奖各1项、江苏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项、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8项,还获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国家863计划先进工作者一等和江苏省人才培养教学成果一等奖。还获江苏省优秀研究生导师,江苏省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奖励。

我离开省立永安中学(永安一中前身)虽然已60多年,但母校优美的环境,高中三年的学习生活,至今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挑着行李冒险入学

我于1935年出生在风景秀丽的福建山城大田县。1950年大田中学(大田一中的前身)初中毕业(那时大田中学只有初中部),我被保送到福建省立永安中学高中。大田与永安两县相隔90多公里,由于没有公路不通汽车,只能靠步行。我和几个到永安师范上学的同学结伴而行,各自挑着行李徒步走了两天。当天在大田上京镇旅社住宿一夜,次日一大早,提心吊胆地翻越数十里荒无人烟、绵延起伏的高山峻岭,因为解放初期那里经常有野兽和土匪出没,我们害怕遭到袭击,一路上都不敢大声说话,直冒冷汗。下午经由永安西洋镇进入永安县城,这才长长舒了口气。穿过燕江上的西门大桥,再沿着东坡小道走进永安中学校门,报到入学,佩戴上永安中学的校徽,感到无比荣幸,至今我还保留着这枚三角形的永安中学校徽。

环境优美师资雄厚

永安中学依山傍水,背靠碧绿的鳌山,面临清澈的巴溪,风景秀丽,环境优美。进入校门,就得向上攀登,足有上百个台阶才到达半山腰平台,一座凹形的黑色双层木质教学大楼座落中心,两侧是整齐的校园楼群。教学大楼居高临下,令人心旷神怡,远眺可望永安城区,俯瞰可见清澈的巴溪,校园绿树成荫,鲜花盛开。山边还有一座木制结构大礼堂,那是开展我们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的场所。生活在这样优美的学习环境,怎能不用功刻苦学习呢?

学校师资队伍雄厚。读高一时校长是徐泰咸老师,他是早年留学法国的数学家,还给我们上数学课,真是难能可贵,后来调到福州高校任教授。读高二、高三时校长是刘乃武,一位令人钦佩的革命老干部,他十分关注对学生的培养乃至生活细节。之前,我和不少同学晚自习经常打赤脚或穿木拖鞋,刘校长在一次会议上说要注意树立文明风尚,提醒在校园要穿鞋子,从此,我们就在不再打赤脚或穿木拖鞋了。学校还拥有一批毕业于南京、上海、浙江等地著名大学的高水平的任课老师,如物理课的陈天生老师,化学课的郑启周老师,英文课的张续渠老师等等,他们和蔼可亲,认真教课,言传身教,为人师表,对我们的培养和教诲,终身难忘。特别是物理课的陈天生老师,他知识渊博,物理概念清晰,讲课理论联系实际,深入浅出,引起了我对物理的浓厚的兴趣,上课非常专心听讲,课后认真复习,做作业,所以考试成绩总是优秀。这为我之后进大学学物理打下了牢固的基础,我非常感谢陈天生老师。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老师还经常组织我们到永安城里一座山坡上的“科学馆”参观,看实验演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么齐全的科学仪器和装置(我想大概是抗日战争时期从福州搬迁过来的),犹如走进科学殿堂。这深深激励了我对科学的热爱。正是高中我有这样的经历和印象,所以后来我出访国外也总要去参观“科学馆”,在国内有关会议上经常强调发展“科学馆”的重要性。

校园生活丰富多彩

校园丰富多彩的生活也给我留下美好的印象。当时国内正掀起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活动,永安中学是抗日战争时期省会由福州内迁到永安所建立起来的学校,具有深厚的爱国主义传统。抗美援朝激起了全校师生的爱国热情,不仅在校内举办各种活动,还组织宣传队到城区大街小巷搞宣传活动,我是乐队的大洋鼓的鼓手,总是雄赳赳气昂昂地地打鼓走在队伍前头,那“咚咚”的鼓声伴着雄壮的口号声在耳畔回响,令我感到无比自豪!我还担任了学生会主席,这又增添了我参加社会活动的机会,从中也得到了更好的锻炼。例如每周的升旗典礼隆重庄严,我站在操场的主持台上,面对同学们整齐的队伍庄重的仪态,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心潮澎湃,受到一次次爱国主义的洗礼。那时学校有一项独特的活动,叫做“帮厨活动”,住校高中生必须轮流参加学校食堂的帮厨劳动,每次两位同学进厨房帮工一天,帮厨师到城里买米买菜,回来帮洗菜、切菜和烧火,整理食堂餐桌,摆碗筷和端菜上桌等等,什么都做,相当于食堂的炊事员,因此,养成了不怕脏、不怕累的劳动习惯。

校门口美丽清澈的巴溪是我们喜爱的地方。每次打篮球结束后就到河里洗澡,下午课后夕阳西斜的时刻我们经常到河里游泳戏水,晚饭后到河边洗衣服。夕阳的余晖倒映在水中,鱼儿在我们旁边游来游去,好不惬意。巴溪成了我们校园生活的组成部分,锻炼了我们的独立生活能力。正因为这样,巴溪那潺潺流水和岸边花草岩石至今还时常在梦中出现。

行舟闽江惊险高考

1953年7月高中毕业参加高考,那时福建省考区设在福州。于是,我又是挑着行李走出校门,沿着东坡小道从东向西穿过西门大桥,到燕江下游的浮桥码头,登上只能乘几个人的小木舟,经由燕江流向闽江顺水而下到达福州参加高考。一路上也是非常惊险,每经过险滩急流地段,船工师傅们还要烧香保平安,一路上我们的饭勺都不得倒置,不得大声叫喊,就这样经过两天的水路行舟到达福州,考场设在位于福州南门的原福建师院。记得考试过程又经历一场惊险。正在考语文时,台湾国民党飞机忽然窜入福州上空,一时警报响起,监考老师要我们把试卷留在课桌上,赶紧疏散到防空洞里,大家在防空洞里规规矩矩安安静静地等待警报解除后,才回到考场原来位置继续做试卷。考试结束,又是乘上小木舟沿闽江逆水而上,真是难上加难,险上加险,但是我们心情是轻松的。八月,《人民日报》发榜高考录取名单,我被南京大学物理系录取,真是心花怒放。

进入南大勇攀高峰

考上南京大学物理系后,我更加奋发图强,刻苦学习我十分热爱的物理学,成绩一直保持优秀。1956年初,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制定的国家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即“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对科技发展做了重要部署,根据“重点发展、迎头赶上”方针,把发展“半导体技术”列入作为最急迫需要国家支持的“四大紧急措施”之一。于是,当时的高等教育部决定从1956年秋季开始,集中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和吉林大学等五所学校物理系部分师生,在北京大学物理系创办“五校联合半导体专业”,为国家培养半导体专门人才。我因成绩优异被派到北京大学物理系五校联合半导体专业学习,从此与半导体科学结缘,开始步入半导体科学研究生涯,于1957年毕业,有幸成为新中国自己培养的首届半导体专业毕业生。毕业后在南京大学物理系半导体教研室任教,先后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于2003年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为加强工科建设,于2009年12月,组建了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我又从物理系转入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任教并从事专业研究至今。

回首往事,我深深地感到:科学的道路总是不平坦的,我从事半导体研究60多年来带领团队翻过一座座科学的高山,碰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当我们战胜困难,攀登上高峰,遇见最美的风景时,实在是其乐无穷!

如今回望来路,我的起点就在永安一中。

文字:郑有炓

编辑:易振文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