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永安一中>走进一中>校庆专栏 > 正文内容

永安一中校友风采4——永中师生的抗日救国活动校友风采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 点击数: 字体:

【校友简介】高时良,1938年在省立永中任教,与陈培光等创办报纸《老百姓》,宣传抗日救亡。解放后在福建师大任教授。

刘茂森, 1938- 1940年在省立永中就读,后加入中共城工部,在浙江大学领导学生运动,解放后担任铁道部物质局总工程师。

张可珍,1944年在省立永中任教,带领学生响应“白沙献金运动”支援抗战,产生广泛影响。解放后在师大附中任教。

(文中提及的校友甚多,仅列尚知的几位)

抗战时期,永安作为我国东南文化的重地,进步文化活动蓬勃发展,当时的改进出版社和东南出版社的刊物和丛书,对青年学生影响巨大。其中《现代青年》、《现代文艺》等进步刊物和抗日歌曲、话剧公演及街头宣传对学生的影响尤为直接。如东南出版发行的《方生未死之间》一书,向时代发出了强烈的呼声:“我们正是处在方生和未死之间,旧传统的遗毒还没有死去,新文化还没有普遍地生根,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叫未死的快死,叫方生的快生。我们不能跳过文化发展的必然阶段,但是我们要缩短诞生的苦痛。”并向人民发出战斗的号召:“大江流日夜,中国人民的血日夜在流,中国的土地再也不能沉默!”该书阐明了旧的腐朽的社会制度必然要灭亡,新的向上的一定要成长,激起了千万人民的猛省,唤起了热血青年的抗日救国热情。

永安中学当时有不少是大学毕业不久的教育厅科员来兼任教师工作的,他们怀着抗日救亡的爱国热情,在学校开展抗日宣传。据现在民革中央团结委员、民革福建省委顾问卓克淦先生回忆:“以永中兼任教师的陈培光为主,而邀集陈启肃、高时良、林浩藩及我等教师,创办了《老百姓》通俗报纸,在永安发行,曾发动永中同学投搞。当时杨家程同学曾在该报纸上发表过抗日救亡的文章。”卓克淦先生还谈及当时永中以陈启肃老师为主组织话剧演出,参加演出的有林舒谦、卓克淦等,演过《马百计》等好几场话剧,记得是在礼堂里搭一个台演出,永安城里不少人来吉山看演出,很受欢迎。当时演出剧本的编导工作是由陈启肃担任,一些教师虽不是话剧演员,他们怀着“志士不忘在沟壑”的爱国热情,凑合着参加演出,目的是发动群众,宣传抗日。

永中歌咏团部分团员合影

永安中学话剧活动早于“施教团”。陈启肃、林舒谦离开永中后,于1940年创办永安巡回剧团(即施教团),以后发展为三个分团(即施教一、二、三团)。这三个分团深入永安城乡向广大群众演出抗日救亡的戏剧,鼓舞了广大群众的抗日斗志,活跃了永安的文艺生活,并促使永安各大中小学纷纷组织各式各样的抗日宣传队和剧团。如永安师范、农学院、音专等的歌咏队、剧团、宣传队相继成立,扩大了永安的抗日宣传队伍。此时,永安中学又组织了歌咏队、话剧团、壁报组等作为抗日救亡的宣传阵地,同学们纷纷走出课堂,奔上街头,深入农村巡回演出,使《大刀进行曲》、《打杀汉奸》、《保卫福建》、《保卫黄河》、《义勇军进行曲》等抗日歌声响彻云霄。当时演出的话剧有《为国牺牲》、《醉生梦死》、《最后一幕》、《同一战线》、《还我河山》、《生死线》等省教育厅戏剧委员会编的剧本,使永安中学的抗日宣传活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经久不息。

1941年1月14日,“皖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第二次反共浪潮,加紧摧残进步文化,钳制革命思想。当时在永安的各大、中、专学校普遍派军事教官,严密监视师生的进步活动。这时学生运动的矛头转向与校内的反动教官的斗争,永中学生也起来反抗教官的高压统治。不久,在校内出现了革命标语,署有斧头镰刀,国民党当局发现后惊慌失措,立即派遣特务监视和追查学生活动。当时学校里最活跃的一位学生是庄家应同学,他是福州人,随省会内迁就读于永安中学,他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不顾个人安危,边求学边进行秘密革命活动,贴标语、发传单、经常干到通宵,有时把传单和标语贴在教室的墙上,或是放在同学们的课桌里,弄得反动当局惴惴不安。1942年元旦的深夜,永安中学校内发生火灾,烧毁了三间教室,反动派便借机嫁祸于学生,立即派特务进入学校搜查。敌人还闯入庄家应哥哥庄家钟的家里,搜查了许多东西,其中有PC符号章。庄家应去永安城内开会回校时,便被特务抓走了。庄被捕后,在敌人面前坚贞不屈,终于在三元县被杀害。反动派的残酷镇压,不但压制不住进步学生的反抗情绪,反而更加激起了学生的爱国运动热潮。

1944年春,冯玉祥将军在四川重庆白沙发起献金运动,号召民众自愿捐献,支援前线抗日。永安报纸报道了这一消息。当时永安中初二甲班郑祖燊等同学看报道后,决定响应号召。同学们虽然比较穷,但大家都有一颗火热的爱国心,他们七拼八凑了几十块钱后,便去找班主任张可珍老师商量。张老师是位热血青年,他被学生的真挚的爱国热情所感动,毅然脱下手上的金戒指,加入献金运动的行列。初二甲班的同学们在班主任的支持下,献金运动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当时班级同学中富有的学生是黄回良(省保安处长黄珍吾之子,后背叛官僚家庭,参加福州城工部地下斗争而牺牲,成为革命烈士),慷慨捐献出一个小金器。接着,就连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的儿子刘奇凯,在他的母亲的解囊帮助下,也踊跃捐献出一笔钱。献金运动很快影响到全校、校长徐叙贤先生召开了全校师生大会,要求全校师生向初二甲班学习。这样,献金活动就在全校各班级中发动起来了。

此时,《中央日报》社记者来校采访,在报上发表了一篇《班主任访问记》的文章,报道了永安中学的献金运动的情况。由于报纸的鼓动,加上一些上层进步人士的倡议,献金运动便从永安中学很快发展到全县,成为一个广泛的群众运动。

张可珍老师走在运动的前列,他带领初二甲班28位男女同学走出校门,开展各种渠道的募捐活动。白天,男同学到汽车站帮旅客搬行李,做小工,女同学则给有钱人家做家务、洗房子,有的同学还上街给人擦皮鞋,他们以自己的劳动换取报酬,作为集体的献金。每天晚上,同学们手捧竹做的钱筒到戏院和街上宣传,向人们劝募献金,许多爱国群众慷慨解囊和奉献。国立音专、永安师范等大中专学校也积极响应,形成了轰轰烈烈的学生“献金”爱国运动。

学生的进步活动使反动派感到不安。运动搞了几天后,国民党永安县党部出来干涉,因为献金运动打的是冯玉祥将军的旗号,使国民党中的顽固分子感到很不舒服。此时,徐叙贤校长看出了动向,便通知张可珍老师速带领学生回校,免遭意外麻烦。张老师奉校长之命,即带领外出劝募的学生回校,并把劝募到的全部捐款汇给冯玉祥将军,以实际的行动支援前线抗日。张可珍先生近照

张可珍老师回忆说:“那时候,国民党对学校实行法西斯统治,他们派了许多军事教官进校,不少是职业特务。这些人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连学生的信件也随意检查。”有一次,张可珍的一个同学写信给他,结果被教官扣了去,反动教官还威胁张老师:“你要好好劝同学,言论不要过激,不然对你们都没有好处。”这些反动家伙,到处窥探赴师生的活动,一有嫌疑,便向他们的上司告密,他们列了许多黑名单,随时准备带国民党特务来抓人,所以师生们都恨死这些坏蛋。

但是,进步的学生运动是压不倒扑不灭的。后来永安中学又办起“话剧团”,还到沙县去巡回演出,扩大抗日宣传。

抗战时期,永安中学的学生经过火热的进步活动的锻炼,思想觉悟不断得到提高,他们不少人走出校门后,积极投入到现实生活的革命斗争中去。抗战胜利后,他们中有许多人奔赴各地的解放战争战场,参加推翻“三座大山”的斗争。如永安中学的刘茂森同学,后来加入共产党,在浙江大学领导学生运动,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了许多贡献。永安中学光荣的革命传统,将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学生努力学习,把自己培养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有用人才。

(本文出自《永安文史资料》第12辑)

文字:赖承光

编辑:易振文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